感覺自己只是生活在任何壹個有家具的地方

我好像沒有家,盡管這個新娘伴侶是我所愛的,可是除此以外,外籍新娘壹切對我來說都是那樣的陌生,我感覺自己只是生活在任何壹個有家具的地方。於是,大陸新娘把感情移到了我的辦公室裏,這裏的壹切東西都具有那麽清晰的線條和安靜的氣氛,於是我開始感覺那才是我真正的家。